Breathing's boring

【授权翻译】【Gramander】 You don't need to say it

授权:


原文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9627809

作者:silverynight

第一次翻译fanfic,自感文笔所限无法完美传达原文中部长深沉的爱以及他和学长之间的感情。欢迎大家纠错和提出更好的修改意见.  ><

喜欢的话请点击原文链接给silverynight太太点kudos和评论 :D


正文:

当帕西瓦尔.格雷夫斯第一次见到纽特.斯卡曼德,便深陷于后者明亮眼睛中的那一抹颜色;当他发觉纽特脸上的雀斑犹如夜空中闪烁的繁星时,他没有说我爱你。尽管男孩对于奇兽的热诚令他着迷,每当与纽特在一起时,他的脸上总会带着笑容,他的内心总会感到温暖和完整。但他依然没有说我爱你。

他没有说我爱你,只因为他才20岁,而纽特只有15岁,他们是如此年轻,相隔两地,他不认为自己爱上了对方。他只是趁着夏季短暂拜访Theseus, 夏季过后他便要返回美国。帕西瓦尔认为,对一个此生可能不会再相见,大概也不会拥有与自己类似感受的人说我爱你,是一件愚蠢的事情。

尽管没有大声承认,但当他发现自己如此渴望收到Theseus来信并从中获悉关于纽特的一切消息时,他开始思考何谓爱情。他了解到自己好友的弟弟解救了一只名为Greg的隐形兽。显然纽特的宠溺让这只神奇动物给斯卡曼德家成员的日常生活带来了不少麻烦,当他读到这只隐形兽往往在那些意想不到的时刻现形,把大家都吓坏的时候,他不由得笑出了声。

好吧,至少他不需要特意向自己的好友打听纽特的消息。这是作为Theseus好友的一大好处:只要有人问起,Theseus便会整天谈论关于自己宝贝弟弟的一切消息。

多年后,当帕西瓦尔再次见到斯卡曼德兄弟的时候,尽管他已经确信自己爱上了纽特,他依然没有说我爱你。他认为这不是最合适的时机,父母的离世令红发男孩感到心碎,男孩的眼神也因此失去了往日的光彩。Theseus将纽特拥在怀中,不让任何人接近。因此,帕西瓦尔只是将手搭上男孩的肩膀,“你需要的话,我就在这里。”他轻轻地说。

 当他在战场上碰到Theseus时,他的心停顿了一下。而当他看到纽特站在那些巨龙中间时,他已经完全感受不到自己的心跳。那一刻,他感到自己的世界失去了所有的色彩。纯洁珍贵的纽特不属于残酷的战场。即使纽特不属于自己,但帕西瓦尔不想失去他。

他在见到Theseus的当天便与后者爆发了激烈的争吵,他们甚至互相冲着对方吼叫。战争令他们感到担忧和恐慌,“你怎么能把他带到这里!”他甚至没有意识到自己对着多年的好友说出了这句话,“你认为我希望把纽特带到这里吗?”Theseus的回答充满了怒火。如果胆敢有人认为自己不关心弟弟的性命,那么愿梅林保佑他吧。

“抱歉,”帕西瓦尔说道,“我只是.......我很担心。”

Theseus点了点头,看上去也平静了不少。

 “纽特是我仅有的家人了。我爱他。”Theseus说道。

我也爱他,帕西瓦尔很想说出这一句话。 最后,他与Theseus达成一致,赢得战争成为次要目标。他们的首要目标是保证纽特在战争中活下来,并把他安全送回家。

幸运的是,他们都安全回来了。帕西瓦尔看着纽特和自己的好友一起回到了英格兰的家中。这一刻,他百感交集,他为纽特的平安归来感到高兴,同时也为纽特的离开而感到难过。

然而,他还是选择了放手。

多年后,帕西瓦尔依然没有说我爱你,只因他依旧孑然一身。他得知纽特正在地球上的某一个角落寻找和研究奇兽,他为纽特拥有的自由和安全而感到高兴。

他忍受着这份孤独。当格林迪沃折磨他的时候,他努力不让自己崩溃。他想起了纽特,想到自己是如此渴望再次见到他的脸庞。

当其他人找到他,当纽特跪在他身边时,他没有说我爱你,只因他认为自己在做梦,纽特的出现只是自己臆想的梦境。

当他在病床上醒来时,他看到纽特正坐在自己身边,男孩的脸庞依然挂着晶莹的泪水,但脸上的笑容清晰可见。他已经准备将真相告诉男孩。

当帕西瓦尔问到纽特是如何发现格林迪沃假扮自己时,这个有着微卷红头发的巫师笑了,“我总能认出你,因为我们是好朋友。”

最终,他依然没有将这个珍贵的秘密告诉纽特。

帕西瓦尔不发一言。纽特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去聆听自己想说的一切。然而,经过多年的思念和煎熬,他早已下定决心,未作尝试前不会轻易放弃。

似乎一切都向着有利于帕西瓦尔的方向发展,Seraphina(保佑她)决定为纽特提供一个职位,而神奇动物学家也接受了主席的邀请,得以留在纽约。

不,魔法安全部部长从来不说我爱你。但每一个人都注意到了那些长时间的凝视、温柔的笑容。每当神奇动物学家陪伴在身边时,部长眼里总会露出夺目的光彩。他们知道部长不能长时间忍受没有纽特陪伴的时光。他们知道自己的老板总会满足纽特提出的一切请求。当他渡过漫长的一天并感到烦躁和劳累时,他仍会给予纽特一个笑容...... 

是的,格雷夫斯部长并没有说什么(梅林知道他并不擅长表达自己的情感),但他们都知道,好吧,大概除了纽特以外。

尽管帕西瓦尔依旧没有对纽特透露自己的真实想法,但他还是询问纽特是否愿意与自己约会。纽特接受了他的邀请,这也令他的内心感到无比温暖。 

他们开启了一段恋爱关系。尽管帕西瓦尔已经准备让纽特嫁给自己,但他不想因为过快表露心迹而毁了这一切。他可以等,他早已经历了漫长的等待。他不想把纽特吓跑。

纽特搬到了他的家中。Theseus听到这个消息时并不感到惊讶,相反,他很快便接受了这个事实。

“好吧,这时间也够久了。”远道而来的Theseus这样说道。这时,纽特正在皮箱里忙着照料神奇动物。

“什么意思?”

Theseus笑了,“得了吧,老朋友。我知道你很久以前已经爱上我弟弟了。”他说道。

“怎么会呢?”

“梅林知道你一点都不擅长隐藏自己的感情,”Theseus继续说道,“当初在父母亲的葬礼上我已经开始有所怀疑,到了战争期间我就知道你已经爱上他了。你应该好好看一下当你发现纽特也在战场时脸上流露出的表情,还有你对我的那些怒吼,更不用说每当你们独处时你看他的眼神。”

Theseus离开后,帕西瓦尔认为是时候将内心隐藏多年的秘密告诉纽特。

他一直等着,等到纽特照顾好皮箱里的奇兽后,他拉起纽特的手,在这双手上落下轻柔的吻,以此获得心爱男孩的注意。

大概纽特早已从他的眼神中看到那深藏的爱意,突然间,男孩伸手环抱着帕西瓦尔,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我知道,”男孩伏在他的肩膀上轻声呢喃,“你不需要说出来的。”

他稍稍退后几步,让两人之间保留着几英寸的空间,定定地看着自己心爱的男孩。

“但我想对你说,我爱你。那年夏天在你父母亲家里第一次见到你,你说出的第一句话便是问我是否了解鹰头马身有翼兽,自那一刻起,我已经爱上你了。”

他终于向男孩说出了我爱你。向心爱之人表露爱意的感觉是如此奇妙。

他能看到男孩脸上的泪光,男孩看上去是如此快乐。 

“纽特,我爱你。”他轻柔地诉说着内心的爱意,吻上了男孩的嘴唇。

诉说爱意的感觉是如此奇妙,但更加美妙的,无疑是男孩的回吻和笑容。

“我也爱你,帕西瓦尔。”


End.

评论(15)
热度(89)
  1. 银狼王赫帝Wingsze Leung 转载了此文字
  2. 蒹葭37Wingsze Leung 转载了此文字
  3. AlecNightsWingsze Leung 转载了此文字

© Wingsze Leu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