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eathing's boring

【授权翻译】【Gramander】A false impression

授权:


原文链接: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0515210

作者:silverynight


欢迎纠错(如果翻译有错的话一定要告诉我)和提出更好修改意见!

喜欢文章请点击原文链接给太太点kudos和留言 : )


正文:

当帕西瓦尔.格雷夫斯认识忒修斯.斯卡曼德时,他早已就任MACUSA安全部部长。忒修斯和他带领的魔法部精英傲罗团队决定与MACUSA通力合作,誓要永久铲除以格林德沃及其信徒为代表的黑暗势力。

 

在合作处理案件的那一个月里,帕西瓦尔成为了忒修斯的好朋友,因此得以了解到关于好友的一些事情。

 

帕西瓦尔发现,尽管忒修斯已成为人尽皆知的战争英雄,但人们对于英雄背后的真实生活却知之甚少。显然忒修斯对于自己的私人生活抱着谨慎的态度,只在少部分人面前谈论关于自己的一切。

 

他只知道忒修斯的父母很久以前已经去世了。此外他也知道自己的好友总会不自觉地谈起纽特,噢,他总是谈论着纽特。

 

帕西瓦尔第一次听说纽特是在忒修斯来到纽约的一周后,繁重的工作令他们感到疲累。因此,他们两人决定稍作休息并来到了一家酒吧。忒修斯叫了一杯威士忌,他转动着晶莹剔透的玻璃杯,盯着酒杯的眼神就像看着此生最痛恨的敌人。

 

“他现在应该在非洲大陆吧。”忒修斯随口说道,脸上满是掩盖不住的失落。

 

“谁?” 帕西瓦尔脱口而出问道。显然忒修斯摄取了过多的酒精,开始徘徊于醉酒的边缘。

 

“纽特,” 这个名字有着神奇的魔力,令忒修斯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在酒精的作用下,忒修斯开始向帕西瓦尔唠叨纽特是自己此生遇到的最美好的事情,并为纽特所取得的成就感到骄傲。而唯一令忒修斯感到困扰的,大概就是纽特常年出外考察,没法呆在他的身边。

 

“我曾经严厉警告他,让他别跟随我的脚步投入到战争中,你知道他做了什么吗?”

 

“他也参战了。” 帕西瓦尔笑了,心中顿时有种奇怪的预感,他认为如果有机会见到纽特,他大概会喜欢上这个不走寻常路,坚持自我的人。

 

“对的!”忒修斯皱起了眉头,眼神依然没有离开手中握着的玻璃杯。“我们的团里养着一批巨龙,上级本想把这批巨龙用于战场上。但他们最后取消了这个计划,因为这些生物只服从纽特的命令。”

 

关于纽特的美好回忆令忒修斯脸上露出了孩子气的天真笑容。而坐在一旁的帕西瓦尔对这个故事和那位驯龙的巫师的兴趣也愈发浓厚。

 

“你知道吗?我很高兴他们取消了这个计划。”忒修斯继续说道,看起来一脸恼怒。“ 那些该死的生物根本不让我靠近纽特,这让我没办法好好保护他。”

 

当忒修斯把头枕在吧台上,开始哭诉自己对纽特的思念之情时,帕西瓦尔就知道平时冷静自持的战争英雄已醉得不醒人事。

 

最后,帕西瓦尔与忒修斯其中一位下属一起将他带回到酒店房间中。

 

直到几天过后,帕西瓦尔才得知纽特的“真正身份”。

 

不管是否喝醉酒,忒修斯总喜欢谈起纽特。因此帕西瓦尔得以更加深入了解纽特的一切:纽特是一位神奇动物学家并精于此道;他热爱一切生物;他缺乏自我保护意识。

 

“他总以为所有的生物都是毛茸茸的小猫咪呢。”忒修斯告诉好友,话语中的恼怒并不能掩盖谈起纽特时眼神中特有的愉悦。

 

帕西瓦尔知道纽特拥有一只浑身长着黑色茸毛,对闪闪发亮物件有着特殊癖好的神奇动物。

 

“那只该死的嗅嗅偷走了我的戒指!”一提起这只爱盗取别人物件的神奇动物,忒修斯便无法抑制自己的怒气,“我本想施行咒语来找回我的戒指,但被纽特阻止了,他说这会吓坏嗅嗅。”

 

“你应该坚持自己的做法嘛,”帕西瓦尔说道,他很好奇自己的好友怎么应对这个问题。

 

“不,我放弃了。如果我强行施咒的话纽特会生气的。”忒修斯说道,“上一次他生气的时候,他整整一周没跟我说话呢。”

 

帕西瓦尔浓密的眉毛向上扬起,一脸惊讶地看着自己的好友。他没想到在英国国内位高权重的好友竟然会害怕被施行“冷战”战术。不过纽特不是一般人,对吧?他是如此的与众不同,至少对于忒修斯而言,他是独一无二的。帕西瓦尔推测纽特是忒修斯的好朋友。但如今看起来这个推论是错误的。

 

他了解到纽特总是随身携带一只皮箱,里面都是不同种类的神奇动物(当然都是非法的)。忒修斯给予纽特在任何时段自由进出魔法部的特权。当然,纽特会带着那只皮箱。

 

看起来纽特成功将忒修斯玩弄于鼓掌之中呢。帕西瓦尔对此感到十分有趣。

 

现阶段而言,帕西瓦尔对纽特的认知大概仅止于此了。直到忒修斯冲进他办公室的那一天。

 

那天一大早,忒修斯便拿着一封信冲进他的办公室,脸上的笑容就如同清晨阳光般耀眼。忒修斯将手中的信塞到帕西瓦尔眼前,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优美的手写体,他只能看到一个签名。

 

上面写着“纽特.斯卡曼德”。帕西瓦尔眨了眨眼,一脸困惑地看着好友。而忒修斯正全神贯注地读着手中的信。

 

“纽特.斯卡曼德?”帕西瓦尔呢喃低语。

 

“是的,我跟你提过这封信是他寄给我的。”忒修斯说道。

 

“不,我的意思是— 他姓斯卡曼德,”帕西瓦尔再次重复道,忒修斯脸上的神情让他觉得提出这个疑问的自己实在是愚蠢至极。

 

“他当然姓斯卡曼德!”忒修斯觉得好友的疑问实在是难以理解。“你今天到底怎么了?你还好吗?你最近经常喝酒吗?”

 

“我一杯酒都没喝过呢。” 帕西瓦尔说道。

 

“他怎么会不姓斯卡曼德呢?我觉得再明显不过了,毕竟他是我的——”

 

两人的对话被Richard打断了,他甚至没有敲门便进入了办公室,说是有紧急事务需要报告。

 

原来一众下属精英找到了格林德沃的大本营。他们需要尽快赶到当地。

 

战斗没有持续太长时间,他们捉到了格林德沃的大部分手下,但黑魔王本人却成功逃脱。尽管这个结果令傲罗团队感到沮丧,但经历紧张战斗后,他们也因回家日期的逐渐临近而感到高兴。

 

忒修斯为此感到兴奋,对他而言,这意味着他能在经历紧张劳累的一个月后再次见到纽特。

 

他们再次来到了酒吧, 忒修斯继续喋喋不休地谈论着纽特,他的声音吸引了一个男人的注意,男人将椅子拉到了他们身边。

 

“你们说的是纽特.斯卡曼德吗?”男人问道,脸上满是好奇,“我曾经在法国见到他,他真是一个可爱的小东西,对吧?”

 

忒修斯没有对男人戏虐性的话语做出回应,他把手中的酒杯抓得更紧了。

 

“他把我从猫豹的围追中救了出来。自那以后我就再也没见过他了,”男人叹了口气,满脸哀伤。“我还想你们中有谁能告诉我他在哪儿呢。我很希望能再次见到他,也许会约他共进晚餐和——”

 

还没等男人说完,忒修斯便牢牢抓住男人的手臂。从男人脸上的痛苦表情就可以看出他已激怒了忒修斯,这位英国顶级傲罗的脸上露出了帕西瓦尔从未见过的,令人毛骨悚然的恐怖笑容。

 

“听着,你........我不管你是谁,纽特.斯卡曼德不会接受任何人的邀约。你听清楚了吗?如果我再看到你出现在他的周围,我就会把你扔回给那只猫豹!”


帕西瓦尔突然想起了好友被偷走戒指的小故事,一个想法开始在他的脑海中形成。


当然了,再明显不过了,纽特是忒修斯的丈夫。

 

帕西瓦尔好奇他们是怎样走到一起的,但打探他人私生活显然不符合MACUSA安全部长应有的作风。他坚信当事人会在最合适的时机说出他们自己的故事。 此外,由于忒修斯归期临近,因此帕西瓦尔对于这个问题的探究也暂告一段落。

 

自纽约合作一事以后,帕西瓦尔再也没有见到忒修斯。但两位好朋友依然继续通信。收到忒修斯来信总是让帕西瓦尔高兴不已,并不是说忒修斯的生活缺乏趣味,但来信中最吸引帕西瓦尔关注的无疑是关于纽特的内容。帕西瓦尔发现自己在阅读信中关于纽特的消息时,脸上总会不自觉地浮起笑容。

 

在帕西瓦尔看来,纽特随性而为的性格似乎与他所收留的神奇动物不无相似。

 

帕西瓦尔从忒修斯的来信中了解到,纽特总喜欢把那些危险的神奇动物带回家中。这也令忒修斯受到了不少惊吓。这样的消息总是令帕西瓦尔大笑不止。

 

渐渐地,帕西瓦尔不仅会在回信中谈及自己在工作中处理的一些问题。他还会在信中加上几个关于纽特的小问题,比如说:纽特现在在哪儿啦?他最喜欢研究哪一类神奇动物呢?他费了很大劲才阻止自己在回信中加上诸如“纽特的眼睛是什么颜色的?”“纽特声音听起来是怎样的?”这类问题。

 

感谢仁慈的刘易斯,他的渴求得到了回应。在随后收到的来信中,忒修斯随信附上了一张照片。忒修斯本想借此向帕西瓦尔证明纽特总是把危险的神奇动物带回家中。但帕西瓦尔并没有注意到巫师手中的鸟蛇宝宝,相反,他的注意力都被那位巫师所吸引了。

 

第一次见到纽特真容令帕西瓦尔内心激动不已,照片中的纽特有着帕西瓦尔所见过的最美丽的笑容。当他看着怀中的鸟蛇宝宝时,他眼中闪耀的光芒令帕西瓦尔动容。当他看向相机时,帕西瓦尔能看到他脸上布满了可爱的雀斑,红色的卷发散落在前额。神奇动物学家很快便移开了目光,害羞可爱的他似乎没法习惯镜头长时间聚焦在自己身上。

 

帕西瓦尔保留了这张照片。毕竟这是忒修斯随信寄给他的。他当然有权利保留这张照片了,对吧?奇怪的是几天后帕西瓦尔添置了一个美丽的相框,并将照片放到了自己的睡房中,这样他每晚入睡前都能看到这张照片。

 

帕西瓦尔没能好好欣赏这张照片,因为格林德沃袭击了他。

 

被救出后,帕西瓦尔花了很长时间才重新投入到日常工作中。感谢仁慈的刘易斯,格林德沃没有将纽特的照片摧毁。他收到了忒修斯的来信,信中提到了纽特在这次拯救行动中提供了巨大的帮助。

 

显然“纽特在这次行动中给予的帮助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的说法并不能准确表达出帕西瓦尔的真实感受。当他听到蒂娜提起,正是“他”毫不留情地宣判自己与纽特死刑令后者醒觉眼前这位并非真正的安全部长。纽特的聪慧不仅令帕西瓦尔留下了深刻印象,他还感激纽特始终坚信真正的安全部长不会做出这种事情,他不会伤害纽特,即使他们从未相见。

 

两年后,他终于见到了纽特。纽特再次回到了纽约探望好朋友蒂娜和奎妮,同时带来了自己所著的《神奇动物在哪里》。帕西瓦尔早已从忒修斯的来信中得知这个消息,忒修斯在来信中写道自己为纽特感到骄傲,同时迫切希望外界能够早日留意到纽特在这一领域的才能。

 

即使手中有纽特的照片,即使自己早已从与忒修斯的交谈中了解到纽特的一些信息,帕西瓦尔感觉自己还没有做好准备。亲眼看到那张满是可爱雀斑的脸庞慢慢展露出温暖笑容与看着照片时是完全不同的体验。纽特的到来如同一道阳光射进帕西瓦尔的世界,这道阳光是如此耀眼,即使困难重重,但帕西瓦尔依然决心追随。

 

尽管帕西瓦尔内心深处的声音经常警告自己不能与纽特过于亲近,但他仍选择无视内心的理性之声。他清楚知道自己已逐渐沦陷,如果放任自己继续下去将会发生什么。但他不打算停止。他为纽特签发了所有的许可证,他总是相约纽特在餐厅共进午餐。他根据纽特的喜好调整了自己的办公室,这样纽特便可以呆在他的身边。

 

他对所发生的一切一清二楚,但他继续放任自己沉溺其中。他坚持让纽特称呼他“帕西瓦尔”只因为他再也无法忍受“斯卡曼德先生”的称谓。他向主席女士提出纽特对MACUSA有着巨大的价值,希望主席能够为纽特在国会提供一个职位。他为自己的行为感到内疚,而纽特接受了工作邀约的消息令他更加难过,只因为他内心的一部分正为这个消息感到高兴不已。

 

纽特将在MACUSA工作的消息令帕西瓦尔充满了希望。同时他亦为纽特的奇异举动好奇不已,为什么他能够接受这样的一份工作呢?这意味着他将与忒修斯分隔两地。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

 

他努力将这些疑问压于心底,毕竟这是他们两人之间的事情。

 

当他第一次见到嗅嗅时,小家伙正试图偷走他的怀表。他并没有过多在意小家伙对于闪亮物件的特殊偏爱。他喜欢看到纽特的双颊逐渐变得通红,因小家伙调皮而不住地给他道歉,以及纽特归还被嗅嗅偷走的怀表时,因两人指间不经意的触碰而微微泛起红色的皮肤。这时,帕西瓦尔深知自己已无法回头。

 

MACUSA的年度舞会令情况变得愈发糟糕。作为MACUSA的年度盛事,每位员工都会受到邀请。而身为安全部部长的帕西瓦尔每年都会出席这一盛会。毕竟这是主席亲自下达的命令。

 

纽特并不擅长与人打交道。帕西瓦尔深知纽特宁愿在皮箱中照顾可爱的孩子们也不愿意出席这样的舞会。但他也知道纽特不会拒绝好友蒂娜的盛情邀请,这位下属在某些时候还是具备一定的说服力。

 

帕西瓦尔努力不让自己将全部注意力放在纽特身上。事与愿违,身穿漂亮西装的纽特是如此的耀眼,总是吸引着帕西瓦尔的目光。

 

然而,帕西瓦尔并不是唯一一个被纽特吸引的人。很快,纽特身边便聚集了一帮巫师,他们都希望能够与他共舞。

 

帕西瓦尔走向纽特,他心中不断提醒自己早已答应忒修斯要好好照顾纽特。同时将控诉他是伪君子,做出这样的举动只是因为内心的嫉妒的声音屏蔽得一干二净。

 

“我能有幸邀请你共舞吗?”帕西瓦尔突然想起自十二岁以来自己再也没有感到如此紧张过。这太可笑了。当纽特接受他的邀请时,他内心所有的紧张都消失了。

 

“感谢你帮我脱离了那个尴尬的场景。”纽特说道,“并不是说我不喜欢他们。他们都很好,只是我不习惯被这么多人包围着。”

 

“别客气。” 帕西瓦尔笑了。所有的思绪早已被他抛诸脑后。他轻轻地将手放到纽特的腰上,慢慢将他拉近。

 

“在你身旁总能令我感到轻松自在。”纽特说道。 这番话温暖了帕西瓦尔的内心。


他慢慢靠近纽特,他们额头相贴,令帕西瓦尔高兴的是,纽特并没有推开他。

 

他看向那双淡褐色的眼睛。不禁想着如果他在忒修斯之前遇见纽特的话,命运将会发生什么改变。或许没有一个美好的结局,但他认为自己与纽特会是更般配的一对。


但这不会发生了。

 

帕西瓦尔预料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但他还是希望能有更多的时间与纽特在一起。

 

忒修斯来到了MACUSA,帕西瓦尔知道忒修斯将会极力劝说纽特与自己一道返回英格兰的家中。

 

但帕西瓦尔拒绝让纽特在知道自己的心意之前便离开纽约。

 

显然幸运女神并没有站在帕西瓦尔这一边,就在他打算去找纽特之前,忒修斯便来到了他的办公室,好友脸上满是怒火。

 

“为什么你不告诉我纽特已正式为MACUSA工作呢?”忒修斯问道。

 

“我以为他已经告诉你了。” 软弱的语气甚至不足以说服帕西瓦尔自己。

 

“他没有跟我说过。”

 

“或许他有自己的理由。” 帕西瓦尔的回答并没有平息好友心中的怒气。

 

“他在哪儿 ?”

 

“我不知道。” 又一个谎言。他知道此刻纽特正坐在蒂娜办公室的那张沙发上。

 

帕西瓦尔叹了口气,忒修斯值得一个真相。

 

“我爱上他了。” 脱口而出的一霎那帕西瓦尔便后悔了。

 

“你说什么?”

 

“我已经爱上了纽特。”面对忒修斯的怒火,帕西瓦尔并没有退缩。他生气了,他当然有权利感到生气。

 

“你这个混蛋!我这么信任你!”忒修斯咆哮道。“如果你认为因为你是我的好朋友我就会放任你把脏手放到我宝贝弟弟身上的话你就大错特错了!”

 

帕西瓦尔一时之间没法理解忒修斯所说的话。

 

“纽特是你的弟弟?”

 

帕西瓦尔的疑问似乎进一步激怒了忒修斯。

 

“他当然是我弟弟了!但你早就知道了!格雷夫斯你这个混蛋!”

 

“不,我以为他是你的丈夫。”

 

“什么??”帕西瓦尔的回答令忒修斯措手不及。一阵沉默过后,忒修斯爆发出一阵大笑。

 

帕西瓦尔并不在乎好朋友的嘲笑。相反,他感到从未有过的轻松。

 

“尽管这件事实在是太可笑了,但先跟你说清楚,澄清误会并不意味着我会同意—喂!”

 

没等忒修斯说完话,帕西瓦尔便冲了出去,他来到了蒂娜的办公室。他脸上带着绝望的神情,坐到神奇动物学家的身边。

 

嫁给我吧,他很想对纽特说出这句话。他紧咬嘴唇,努力控制自己内心的冲动。他已等待了这么长时间,他不能让这一切毁于一旦。

 

“你愿意与我一起共进晚餐吗?”帕西瓦尔似乎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快要跳出来了。

 

“我很乐意!” 纽特很快便答应了。作为一位对周遭环境异常敏感的神奇动物学家而言,这样的回答也过于冷静了吧。

 

旁边的蒂娜清了清喉咙。帕西瓦尔从她的手势看出纽特还需要更加详细的说明才能清晰了解自己的意图。


“就像情侣约会那样。”他补充道。

 

“噢.......噢!”满脸通红的纽特在帕西瓦尔看来更显可爱。“我的意思是,我愿意与你共进晚餐。”

 

帕西瓦尔无法抑制内心的兴奋,他在纽特的手上和脸颊上落下轻吻,很快,神奇动物学家脸上的红晕又加深了几分。

 

“格雷夫斯你在干什么?放开你的手!”忒修斯来到了办公室。

 

帕西瓦尔看到自己的得力下属无奈地叹了口气。

 

“所以你明知道他已经结婚了你还想方设法想要抢走他?”

 

“别管忒修斯,他总喜欢小题大做。”纽特说道,突然脑海里闪过自己哥哥刚说过的话,“你认为我已经结婚了?我和谁结婚了??”

 

“这是一个很长很长的故事.........

 

End.


评论(26)
热度(147)

© Wingsze Leung | Powered by LOFTER